富士康美国工厂频改规划、规模缩水,美国巨额补贴引当地不满
2019-11-30

据The Verge北京时间10月30日报道,去年7月,当威斯康星州州长斯考特·沃克(Scott Walke)和富士康老总郭台铭宣布在该州东南部建造一座巨型工厂时,整个密尔沃基市都沸腾了。沃克对郭台铭充满溢美之词,称其是“全球最杰出的商界领袖之一。”而郭台铭则回应说:“我从未在世界上见过这种类型的州长和领导人。”虽然热情洋溢,但又模棱两可。

当郭台铭和这位共和党州长初次见面时,他们将协议的细节写在了餐巾纸上:富士康将斥资100亿美元建造一座10.5代LCD工厂,并将创造1.3万个工作岗位。

政府的补贴规模也十分惊人。它不但是威斯康斯州历史上最大的一次,也是美国政府向外国公司提供的最大一笔补助。和大多数州一样,威斯康星州过去也曾向企业提供过补贴,但从未超过每份工作岗位3.5万美元的水平。而富士康获得补贴相当于每份工作23万美元。

但沃克在2010年当选州长时承诺,他将在第一个任期为该州创造25万个新的就业机会。在任职六年之后,他仍然离目标很远。为了在2018年争取第三个任期,他迫切需要一场大胜。

与富士康的交易不仅仅是规模大。有人预计,将这家为苹果和其他许多科技巨头生产设备的公司带到该州,将会创造出一个“威斯康星硅谷,”对于一个远离科技行业的州来说,这一前景让人垂涎。保守派预计,如果沃克再次当选州长,这笔交易将板上钉钉。

但在餐巾纸上看起来很简单的东西,在现实生活中却要复杂、凌乱得多。在补贴规模逐步增长至令人咂舌的41亿美元之际,富士康却多次修改规划,引起了有关其能够创造的工作岗位数量的质疑。相比此前承诺的10.5代工厂,富士康如今表示将建造一座规模远远更小的第6代工厂,这座工厂只需承诺投资的三分之一,尽管该公司坚称其最终会在该州投资100亿美元。另外富士康还表示,其目标是建立一个“AI、8K加5G”的生态系统,并由机器人完成大部分制造工作。

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威斯康辛州选民不相信这项补贴会给纳税人带来回报,沃克甚至没有在2017年11月宣布竞选连任的演讲中提到这笔交易。如今,他在竞选连任时落后于一位民主党候选人——州公共教育主管托尼·埃弗斯(Tony Evers)。

这一切曾经看起来是如此具有前景。那么,是什么让事情变化地这么快呢?

当沃克在2017年11月与富士康签署正式协议时,其细节与餐巾纸上的内容大致相符:如果富士康投资100亿美元建造一座能够创造1.3万工作岗位的工厂,那么该州将补贴其30亿美元。

就像此后六周通过并由沃克政府实施的州立法中所阐明的那样,威斯康辛州的补贴规模很快就开始增长。到了2017年12月,公众的成本已经增加到包括来自该州拉辛县地方政府的7.64亿美元的新税收优惠。其他增加的开支还包括1.64亿美元的道路和高速公路修建费, 1.4亿美元的新输电线搭建费,后者将由公用事业公司We Energies的所有500万纳税人承担。加上其他小成本,富士康获得的补贴总额达到了41亿美元,相当于威斯康辛州每户家庭拿出1774美元。

在补贴还只有30亿美元的时候,威斯康辛州无党派立法财政局估计纳税人需要到2043年才能收回补贴。这一超长回报期是由于,沃克和共和党人在2011年将该州的企业所得税基本降到了零。这意味着,对富士康的补贴不会是一笔税收减免,而是相当于让富士康工人缴纳数十年的国家所得税。在补贴增至41亿美元的情况下,收回投资可能需要到2050年或更晚。

一些人怀疑补贴是否真的能收回。乔治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多尔夫曼(Jeffrey Dorfman)在《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实际上,如果为每份工作机会提供10万美元补贴,其回报期不是20年,也不是42年,而是几百年,甚至永远也收不回。“而在每个就业机会补贴23万美元的情况下,想要收回政府投资几乎不可能。”而且这还是在补贴增至41亿美元,即每份工作31.5万美元之前的数字。

回想起来,沃克显然在与富士康的谈判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由于需要大量的水来清洁LCD屏幕玻璃,富士康不得不将厂址设在五大湖地区。五大湖地区没有其他州能像威斯康星州那样提供41亿美元的补贴。密歇根州是最接近的一个州,愿意提供23亿美元补贴,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税收补贴,而非现金补贴。至于俄亥俄州,其共和党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谴责了威斯康星州的协议。“让我告诉你一件事,”他说,“我们永远不会花40年来收回一项投资。我们不会花钱买投资。”

整个夏天,沃克对这些批评的回应都很尖锐。“很多人争先恐后地为否定这笔交易找理由,”他在去年7月说道,“如果有这个闲空,他们不如去喝柠檬水。我们其余的人会欢呼,并想办法推进交易。”几周后,他又称该交易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对该州来说,这将是一次“变革”。“这些LCD显示器将首次在美国生产,就在威斯康星州。”

沃克政府没有回复记者多次提出的置评请求,即纳税人将在何时收回对富士康的补贴。

今年5月,《日经亚洲评论》报道称,富士康正大幅缩减其美国工厂投资计划。富士康当时发表了一份声明,予以断然否认,但到了6月底,该公司高管承认,他们不会建造郭台铭最初承诺的那种工厂。

相比生产10*11英尺面板的10.5代工厂,富士康如今将建造一座6代工厂,生产5*6英尺面板。Display Supply Consultants的合伙人鲍勃·奥布赖恩(Bob O Brien)表示,建造一座6代工厂仅需约25亿美元投资,而不是富士康最初承诺的100亿美元。

富士康曾希望总部位于纽约的康宁公司在附近建厂,因为第10代工厂所需的大型玻璃面板无法长距离运输。但康宁明确表示,他们需要相当于这座设施成本三分之二的补贴。但由于对富士康补贴引发的持续批评,沃克政府拒绝再提供更多补贴。似乎,他们并没有确认富士康能否在没有其他厂商帮助的情况下兑现承诺。

富士康主席特别助理胡国辉(Louis Woo)对《BizTimes》表示,在改为建造第6代工厂后,在附近建造类似的玻璃厂将不再是必要条件,“因为第6代工厂生产的面板要小得多,我们可以从其他地方运输玻璃。”

但富士康高管当时还表示,该公司仍致力于投资100亿美元,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并补充说,它最终可能会增建一座10.5代工厂,但会分阶段实施。

然而,在仅仅七周后的8月底,该公司宣布其计划再次发生大幅改变。胡国辉告诉《Racine Journal Times》,尽管他们之前有过声明,但富士康不会在其拉辛县园区增建10.5代工厂,因为等到工厂建成时,市场可能已经被中国的其他制造商占领。

甚至第6代面板工厂也可能不会在拉辛县生产太久。“我们对电视并不是很感兴趣,”相反,胡国辉告诉记者,威斯康星工厂的工人们将专注于寻找新的方式来使用富士康的显示器、蜂窝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建立一个其所称的“AI、8K加5G”生态系统。

所有这些意味着,富士康将需要更少的装配线工人。在被问及员工构成时,胡国辉在六个月以前说:“我们会借鉴在中国的经验,75%将是装配线工人,25%是工程师和管理人员。然而现在他改口称,“工厂可能有约10%是流水线工人,90%是知识型工作者。”

他补充说,工厂几乎所有的装配线工作都将由机器人来完成。

这对于该公司此前的计划来说是惊人的改变。首先,它让当地政客的希望落空,即低技能、主要来自拉辛县和密尔沃基市的少数族裔工人可以在该工厂找到工作。

威斯康辛州并非首个遭遇富士康投资承诺变卦的政府。富士康曾承诺在印度投资50亿美元,创造5万个就业岗位,但最终却只兑现了承诺的一小部分。媒体报道称,“同样的结果还出现在越南,2007年,富士康曾承诺在当地投资50亿美元;在巴西,富士康2011年表示将在当地投资100亿美元。”然而,这些计划从未实现。此外,在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富士康承诺投资3000万美元并雇佣500名工人,但这一承诺从未兑现。

富士康在向科技博客The Verge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该公司仍致力于创造1.3万个高价值工作岗位,并投资100亿美元。该公司还表示,它致力于分阶段开发威斯康星Valley科技园,“第一阶段包括建造第6代薄膜晶体管设施,下一阶段包括未来一代产品的研发和制造设施。”